源自赛道的挑战精神 左顿国信赛车天地

2020-07-22
标签: 主页 > A再生活 >源自赛道的挑战精神 左顿国信赛车天地 >

改装杂誌中,几乎都以改装车、改装部品或是技术为介绍範畴,说实在的很缺乏「人味」,看多了会觉得很生硬,因此编辑部特别企划了这个系列单元,期望以「人」为主体,让大家了解这些改装「达人」们不为人知的一面,同时也期望藉由这样的单元,娓娓道出改装界的从业甘苦谈。

前二期所介绍的「达人」都是纯粹的「技术者」,这回比较不同的是这位「达人」具有双重身分,在赛车场上他是令人敬畏三分的顶尖车手,卸下赛车服后,则是南台湾少数坚持自然进气的本田车系高手,他就是龙潭赛车场的传奇人物—「南霸天」郭国信…

曾经的「马路小英雄」
后来的「龙潭最速男」 

相信各位读者一定跟笔者一样,为何说到左顿车队的郭国信,就会在他的名字之前出现「南霸天」这个绰号,原因很简单,当年在TIS龙潭赛车场(现已更名为全民赛车场)所举办的TTCC年度赛事、耐久赛、甚至是一年一度的菁英赛,南部车手本来为数就不多,要能跟北部众高手一较雌雄的更少,尤其是能够连续击败北部众车手赢得年度冠军头衔的南部车手,就笔者的印象之中,唯有郭国信一人,当然「南霸天」这个外号自然不胫而走,这也是国信在龙潭赛道辉煌战绩的最佳写照!

赛车可说是国信的事业天地,不管是从「技术者」或「车手」的身分,国信跟赛车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,图为郭国信三月底在爬山赛三地门站拿下A组冠军。

对郭国信留下深刻的印象,应该是2003年的某一场TTCC赛事吧,当时国信代表「同一左顿」车队出赛,那时的笔者因为临时被取消假期被徵调到龙潭充当摄影而有些不悦,也是第一次在国内近距离观赏房车赛事,当时的笔者有种先入为主个观念,认为国内的赛事水平不高、一定没什幺看头,在心不甘、情不愿的状况下来到龙潭赛车场后,却发现同业前辈一直在讨论「排位最后」的那个车手,他就是郭国信,当时笔者心想:起跑排最后那一定很慢,为何前辈们却如此热烈地讨论着?

在以往,爬山赛或越野赛国信从来没有完赛纪录,更别说拿下任何的奖盃或名次,不过今年的国信破除了这个魔咒,在今年的爬山赛中已经连续二站拿下二传A组冠军,如果接下来的比赛都不缺席,很有希望拿下年度最佳车手头衔。

一起跑后,笔者心中的疑惑解开了,因为国信在比赛中最后一个起跑,但却是第一个通过终点,而且还领先第二名将近一圈!若非亲眼所见,实在很难相信,不过据同业前辈表示,排位最后拿下冠军对国信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,但领先第二名将近一圈却是头一遭,笔者有幸亲眼目睹这样的画面,尤其是当国信在比赛中通过Pit时,指着前方向车队技师作出「割喉」动作,那种宣誓夺下冠军的气魄,以及笃定的眼神,或许在一般人的认知中这是「臭屁」的行为,不过对一个以冠军为目标的车手来说,这是绝对必须具备的胆识与气魄。从那时起,笔者对于国内的房车赛事和车手素质完全改观,也开始爱上国内的赛事活动。

笃定的眼神、认真的态度,国信兼具一个好车手以及好技师的双重身分,同时也由赛事来印证自己的改装功力。

没错,这就是国信在赛道上所展现出的魄力,以及对其他车手所造成的压力,但是谁知道十多年前,这个叱咤国内赛坛的传奇车手,当年可是一个挑战公权力的「马路小英雄」!「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玩车,应该从机车开始吧,当年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飙车族,甚至经常挑衅警察!」国信很兴奋的说道,「现在想想以前怎幺会那幺勇敢,我还曾经为了被开罚单,而到警局门口丢鞭炮!」

出发前的「1」号手势,似乎又见到当年国信在龙潭对亲友团的宣誓:「我要拿第一」!

这样疯狂的行为笔者的解读是「年少轻狂」,不过也就是这股冲劲才造就国信在赛道上的成绩,「当年我还没参加比赛时,我的岳父岳母很反对我老婆跟我在一起,甚至不顾我们两个在结婚前已经交往了快十年!到今年为止我结婚十年了,跟我老婆认识已经二十年,在这段时间里,老婆总是默默支持我、陪着我,甚至不顾家人的反对依然坚持跟着我…」国信说道,虽然没有感谢的语词,但从神情和语调看来,国信对老婆的支持相当依赖!从飙车族到现在的冠军车手,这一路走来国信始终坚持对赛车的热情,虽然龙潭赛道每个组别的单圈最速纪录都不是国信创下的,但他却是每场赛事第一个回到终点的人! 

这些是国信辉煌的战绩,而这只是一部分而已。

冠军车手之路
运气与实力缺一不可

早在1997年就开始投入国内场地赛事的国信,从新手赛开始一路走来,经历了许多大小战役和状况,尤其是为了参加赛事所投注的时间、精神和金钱,可以说是难以估计,不过在这过程当中,国信也认识了不少好朋友,好友兼台中左顿店东曾焕庭、以及刚开幕不久的宜兰左顿店东「石头」,都是因为赛事而相知相惜的好友,甚至一起成立车队!1998年开始,国信投入了TTCC年度赛事,当年国信跑得是1:9的原厂组,并且顺利夺下该组年度冠军的头衔,在此时「郭国信」这个名字开始被注意。隔年国信再度跳组,改跑1:7也就是「单凸一拜」组,也奠定往后Class 1无限改装组的基础!

在比赛场上,运气跟实力缺一不可,这是争夺冠军最重要的二项因素。

赛事进行中分秒必争,后勤是车手最重要的后援,也因为有强而有力的后援,国信才能安心争取好成绩。

2002年开始,国信以左顿车队的名义,进军无限改装组,同时也因为先前优异的成绩,让赞助商愿意投资在国信身上,当然国信也没有让他们失望,当年不仅拿下该组年度冠军的头衔,同时也让自己辛苦经营的左顿车队拿下全国第一车队!2003年到2005年则是国信最风光的时期,延续了’02年的气势,2003年国信除了在TTCC持续有着优异的表现外,更与好友曾焕庭搭档,拿下该年耐久赛的冠军!

从赛事中得到许多引擎组装与车辆调校设定的经验,尤其是齿轮比的搭配,更是国信的拿手好戏。

接下来2004年与2005年,国信则加入ARC车队,同时再度创下许多辉煌的战绩。「其实我并不是天生就这幺快」,国信缓缓说道:「其实刚跳到无限改装组的时候我的表现并不好,单圈成绩差人家2秒,在龙潭2秒的差距真的很大,我也一直思考我的问题在哪里,透过观察别人、以及自己不断努力练车,终于在某一场比赛中,我的单圈测时进步了一秒,从此之后我好像突然开窍了,也从那次之后成绩就愈来愈快,当然我的运气也很好,车辆都没遇到什幺问题」。

除了变速箱以外,其他周边也必须依照不同的赛道需求来做变动,图中为依照不同输出特性所需的节气门。

从国信的谈话中,不难发现在赛场上要争夺冠军,除了要优异的技术、精良的武器外,运气也占了一部分的原因。

随时都保持整齐乾净,是国信对于工作场所的要求,处女座的特质展露无疑。

「之前在爬师山赛和越野赛里,我的完赛率真的很低,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有完赛的纪录,虽然我可以作出很快的成绩,但对整个赛事来说,到不了终点再快都是枉然,所以今年我改变了自己的驾驶方式,我才发现原来爬山赛不需要像场地赛那样极限的开法,就拿上个月的三地门来说,我大概只用了七八成的全力,但成绩反而比之前用全力跑进步,对于爬山赛来说,我想我已经可以掌握诀窍了,除非传动系统故障,否则我绝对不会再有无法完赛的状况」,根据国信的说法,其实爬山赛和场地赛是二种截然不同的驾驶方式,对于国信来说,在爬山赛里只要路线正确、维持「顺」的原则,就可以争取理想的成绩,同时这也是一个好车手必须具备的条件:依照不同赛道来调整自己的节奏和习惯!

不同的比赛要用不同的装备,全罩式为场地赛专用,另外二顶则是爬山赛时与副驾驶搭配所使用。

与众不同的调校观念
视客人爱车为「责任」

早在当兵之前就已经从事汽车修护的国信,一开始是从大型载重车入门,也曾经在汽车百货上班,直到1998年开始接触改装领域,当时国信在高雄最大的本田车系改造厂「楠阳」上班,也在这里学到一身扎实的基本工夫,直到2001年,楠阳的老闆因车祸身故,国信遂自己开业,左顿车业从此正式开张。

同样是俗称的「採条啊」,国信的方式就是跟别人不同,这也是引擎比较耐用的原因之一。

「营业到现在总共七年,我也做了很多引擎,不管是原厂重新组装,还是腹内改造,我对我自己做的引擎很有信心,以我现在车上这颗引擎来说,从二年前尖端赛车场的TMRA赛事前做好到现在,我从来没有分解过,跑了整年度7场的尖端、2场龙潭、还有2站爬山赛,但现在还在服役中,很多人都不相信,但这是事实」!说到这,国信再度露出笃定的眼神。

每一颗引擎在组装前都必须经过精密的计算,抓出各项间隙的理想数据,才能让引擎永保健康。

「之前跑龙潭的时候,我曾经做过一颗单凸引擎,总共跑了13场1:7的赛事,而且都是尽全力的极限操驾,终于在第14场赛事引擎挂了,你看,就是那个时候,同一左顿车队的时代,13场比赛,总共经历一年多」!国信指着墙上当年参赛时的照片自豪的说道。不过根据笔者的了解,当年龙潭参赛的车辆,尤其是排名在前面的那几辆,几乎是每2~3场比赛就会拆一次引擎,再不然每年也得拆二次,如同国信一样实在有些夸张,也难怪国信对自己组的引擎那幺有信心。

AP直立式竞技专用踏板组,这在国内相当少见。

「引擎怎幺组才会耐用我也研究了好久,尤其是竞技车引擎的组装方式,后来我发现,引擎要耐用,各项数据必须抓得很精準,尤其是曲轴与大小波司之间的间隙、压缩比、凸轮轴的角度等等,这些基本数据一定要经过精密的计算,这样引擎才会有很好的耐用度」。这是国信从不断参与赛事与比赛车引擎製做中得到的经验。

不论是自己的车还是客人的车,不管是道路用车还是比赛车,国信在组装时都依循相同标準,才能确保应有的水準和品质。

不仅如此,国信对于改装电脑调校也有与众不同的见解,国信对于改装电脑的调校主要来自于二个部分,第一是与同业互相摸索研究,尤其是同样挂着「左顿」招牌的曾焕庭,二人会互相讨论各自的见解,再来研究怎幺样才是最好的方式。

国信对自己的组装品质非常有信心,就拿自己战车上的引擎来说,完工到现在已经二年多了,除了例行保养外从没拆过,即使经过了将近十场激烈的竞赛依旧「勇健」。

第二个来源可以说是国信的「老师」,那就是一位香港着名的技师,「我这个港仔朋友在香港很出名,澳门赛事里很多比赛车的电脑都出自他手,其中甚至包含F3赛车,他给了我很多指导」。

引擎耐用与顺畅度的关键—大小波司的间隙,这是国信最坚持也最要求之处,尽量做到各缸间隙完全相同。

国信说道:「尤其是客人的车,客人因为信任所以把车交给我,这是一种责任,所以我有义务要让客人的车有好的耐用度,因此在电脑调校上我绝对不会「一拜」,或许一拜的设定方式真的很快,但也意味着使用寿命会缩短,虽然这样可以让客人回流,但我不想这样,我希望客人的车从这里出去都有很好的耐用程度,当然应该要有的输出水準也不能不顾,所以在我的观念里头,我通常都会把供油设定得偏浓,因为汽油除了充当燃料之外,还有很大的用处是在带走引擎的热量」!

对于电脑调校国信的见解与众不同,供油偏浓的设定,却又可以保持应有的输出表现,足见在这方面国信下过很大的苦工。

国信这个观念是正确的,尤其当车辆完工交车后,车主如何操驾店家无法控制!与其故障后去釐清责任归属,倒不如尽可能避免故障发生的机率,这是对客人负责任的态度,同时也是对自己组装与调校的自信。 

组装引擎时所用的组装油,国信坚持用最好的,同时用水彩笔上油、绝不用手,据国信表示这可是他的独门绝技。

朝向欧系车发展
期望参与国际赛事

由于本田车系的D系列和B系列引擎逐渐式微,加上整体大环境景气所影响,目前国内日系车改装风气日趋衰退,反倒是欧系车如VAG车系,正在蓬勃发展,国信也深知再不转变就可能面临淘汰,故近来国信的动作相当积极,除了接下避震器、煞车系统等底盘套件的南区经销外,甚至积极洽谈美製品牌VAG车系改装套件的代理经销权,除此之外,当然也持续保持最佳状况,希望有一天能站上国际舞台,参加国际级房车赛事。

正在转型中的国信,日前签下避震器、煞车套件等底盘改装套件的南区经销权,同时已积极朝向欧系车改装发展。

「阿鲁猛」焊接国信虽然近一年才开始接触,却已经有不错的水準。

「我一直很想有机会去参加澳门大赛,不过那需要很雄厚的资金,或是必须找到赞助商,不过现在年底或明年大鹏湾会引进国际级的赛事,比如亚洲房车赛或甚至WTCC世界房车赛等,届时希望我也可以参赛,和国际级车手同场竞技,试一下自己的实力到底在哪里,这样才会不断进步」!

这就是郭国信,不断挑战自己、超越自己,加油吧国信,希望有一天能在国际赛事上看见你上颁奖台,勇敢去追求并实现自己的理想吧!

国信的左顿车业,开业至今已七年有余,为南台湾少数以本田车系为主、坚持NA改装的店家。

左顿车业 郭国信 1974 处女座 O型

协力‧左顿车业(07)372-3028

阅读 (163) 评论 (936) 收藏 (985) 转载 (341)
相关阅读
申博太阳城_微信注册送分电玩城|健康保健知识|提供生活服务|网站地图 申慱管理网入口 申博手机安装